房租减免政策出台后,餐饮人实现“减负”了吗?

2022-07-04 MSW111111 1

尽管恢复堂食,人气逐步回升,但对于餐饮人而言,客流不稳定、房租压力大、现金流困难等是他们在经营中普遍承受的多重压力。近日,北京商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房租成本可谓是餐饮企业压力的一大来源。餐饮企业房屋租金基本上会占到15%-20%,甚至更高。而在北京餐饮业中,租用私有房源的门店占比较高。虽然政策一直在给予餐饮行业力之所及的扶持,但由于房源性质的问题,多数餐饮企业无法享受减免政策。这期间记者也注意到,物业方等第三方也在寻找不同形式共度渡难关,但这对企业自身和业主方均存在一定压力,仍需要寻找最优解。

租用私有房源占比高

房租,正成为当下餐饮人的“软肋”之一。近日,北京商报记者在《2022北京餐饮品牌大会系列沙龙——突围2022·餐饮专属政策福利怎么享》上了解到,不少餐饮人依旧在为房租挣扎。一位餐饮从业者向记者坦言,从餐饮经营的整体成本来看,房屋租金、人员成本以及食材成本是每个月固定支出的三大主要板块。其中,房屋租金基本上会占到20%左右,对于一些旺铺甚至占比更高。

图片来源:张天元/摄

“肆月河豚的房屋租金占比约为20%,由于此项成本为固定支出,并不是按照营业额抽成,所以收入较低时便会带来较大压力。”肆月河豚董事长杨紫苏指出,一般来说,与商场等签署的合同中都标注着房租会每年递增5%-10%,换言之,当房租成本提高,营收涨幅较小时,餐饮企业便会承受较大的房租成本压力。

为了减少被房租压垮的故事上演,相关部门也出台了对承租京内各类国有房屋的在京注册或在京纳税服务业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减免房租的政策。杨紫苏表示,肆月河豚有30%的门店享受到了减免房租的政策,其中,位于酒仙桥和金融街的门店分别被免除了6个月和3个月房租。

不过,对于大多数餐饮企业而言,却无法享受上述政策福利,原因在于房源性质的问题。一家在疫情期间开起来的顺德菜馆如今在北京也有6家门店,而在疫情期间门店收入较低时,房租成本会为门店带来更大压力,甚至会考虑弃店。“朱记顺德菜租赁的门店几乎都属于非国有房产,房东自身也存在压力,因此在延迟交租或是减免租金方面存在一定困难。”朱记顺德菜餐饮管理公司COO杨浩表示。

在北京有近百家门店的连锁餐饮品牌比格比萨也遇到了相同的问题。比格比萨创始人赵志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曾积极尝试与物业方协商,但能够提供房租减免的物业方比例较低。

根据北京商报记者大量的采访汇总也了解到,北京餐饮企业直接承租的房屋为国有房屋的占比较低。其中,从餐饮门店集聚地的商圈来看,北京大多商业综合体属于民营企业或者外资企业,这也意味在此承租店铺的餐饮商户无法享受上述相关部门出台的房租减免政策。

多方出招意难平

的确,对于餐饮企业而言,无论是否开门营业,房租是一项无法规避的固定成本,尤其在疫情的冲击下,企面要面临的压力将会递增。而由于多方因素房东或者物业方无法进行减免房租虽然无解,但商户也有所理解。

杨紫苏表示,房租可谓是餐饮企业总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自北京恢复堂食服务之后,许多餐饮企业都面临着被催缴房屋的问题。而许多物业方一方面自身也面临着员工等方面的成本,因此很难给予餐饮企业支持。另一方面,由于房源性质等问题物业方也未得到政策扶持,也无法顺应进行帮扶。

不过,北京商报记者也发现,不少物业方也在不断商讨相关福利政策对于商户进行帮扶。一位在北京拥有多处商业项目的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作为业主方,房租是与租户之间关心的纽带。目前对于享受到国有房租减免政策的项目,公司便会按照租金减免政策给予商户房租减免实惠。

而对于产权方为民营企业的项目,公司内部从实际经营角度制定了房屋租金减免政策。例如,今年5月,无论场内的小微租户、外资租户、中型租户、大型租户都给予5月房租减半、物业费减半、推广费减半的减租政策。

精准减负

帮助企业缓解成本所带来的压力的确亟待解决,但如何使企业更好地生存下去也是需要多方思考的重点。“尤其是房租成本可谓是餐饮企业压力的一大来源,对于非国有房租减免政策的项目,企业自身和房东均存在一定压力。”杨浩表示,“希望相关部门能够给予在该情况下一个循环性的支持,扩大房屋租金减免范围,从减缓多方压力。”

图片来源:张天元/摄

赵志强指出,目前相关的政策仅是暂缓餐饮企业的困境。企业能否生存下来、持续发展下去,除了企业本身如何更好地经营外,也需要一个疫情常态化下如何保障不同情况下的正常经营的预案。“企业不会主动躺平,但更需要拥有良好的商业环境,这是需要多方理性思考和面对的问题。”

“对于餐饮企业而言,房租成本占比较大,且房租成本构成餐饮企业的固定支出,由于疫情影响导致收入减少时会加重餐饮企业压力。”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指出,由于房源性质不同,许多餐饮企业难以享受政策支持。针对餐饮业对于社会服务和就业的重要性,政府应该出台更多精细化的纾困政策,比如根据就业人数、纳税记录而给予直接的财政救济与补贴。

柏文喜进一步指出,除了政府之外,金融行业以及物业方等第三方也在寻找不同形式共渡难关,例如推出减免政策、承担一定信贷成本等。但这对企业自身和业主方均存在一定压力,其中也的确应该有个循环式的解决方案,在企业、业主、金融机构之间形成良性循环,比如政府通过对金融企业、业主方通过直接的税收抵免、财政补贴的方式最终施力于餐饮企业。

餐饮业由于疫情受到较大冲击,自北京堂食恢复以来,餐饮企业通过创新不断追回业绩,付出了巨大努力,但对餐饮企业而言,在恢复元气的过程中也存在一定压力。对此,资深连锁产业专家文志宏表示,如果财政能力和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考虑出台一些更加精准化和有针对性的扶持政策和补贴,来缓解餐饮企业房屋资金等方面的压力。此外,多方还需共同努力营造良好的经营环境,使餐饮企业恢复正常经营,从而提升自身“造血”能力,保证营收。

北京商报记者郭缤璐张天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