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多岁摆小吃摊月入过万 可没几个人受得了这份苦

2016-05-22 成都美食王餐饮-官网|石磨玉米饼,石磨玉米煎饼,石磨玉米蒸糕 334

老高正在做肉夹馍。

   

如今有个说法:白领不如卖烧饼的赚钱,上班不如辞职去摆小吃摊创业。小吃摊真赚得多吗?近日,记者采访三位小吃摊主了解到,有的老摊主能收入过万,也有还处在养家阶段的年轻摊主刚赚够生活费。有稳定收入的小白领辞职去摆小吃摊首先要过的不是生存关,而是能不能放下身段,迎接周围人不解眼光。

   资深老高,不怕晒收入,辛苦钱赚得心里踏实

  60多岁的老高在济南卖了25年肉夹馍,几乎是济南最资深的肉夹馍小吃摊师傅。近日,记者了解到,每天早上四点多,他和老伴就得起床,推着小吃车到历下区十亩园小区便民摊点准备开张。生起炉子,热上前一天下午熬制的肉,老高开始揉面做馍饼。

  老高人讲究,每天都会穿着白色的厨师服工作。肉夹馍个儿大面儿实肉多,不加鸡蛋4元一个,加鸡蛋5元一个。虽然听起来定价不低,但因为做生意实在,加上已经在这个居民区卖了22年,他每天都有很多回头客。

  “刚买完菜,嘴儿又馋了,给我做上个。”10点刚过,住在十亩园小区的一位阿姨就来光顾生意了,这是他数不清的老顾客中的一个。从炉子上舀出肉剁碎,从另一个炉子里取出馍,划开口,再把肉放进馍,装进专门定做的方形纸袋,放进塑料袋,又热又脆的肉夹馍就算做好,整个过程2分钟。老高做的是早、午餐,6点到9点是早餐高峰,10点到11点顾客不多,11点半左右是午餐。下午和晚上都不摆摊,在家里煮肉和休息。

  早高峰时,夫妻俩配合,早高峰一过,腰不好的老伴就先回家休息,老高继续坚守到中午。便民摊摊位有限,他和另外3个小吃摊轮换着共用两个摊位。

  记者数了数,10点到11点,老高也就卖出了三四个。11点半左右的15分钟,卖出约8个。这个在市中心位置的小区住户不少,旁边还靠着泺源大街,有不少上班族,人流有保障。生意好的时候一天最多能卖出160个肉夹馍,约100个鸡蛋,生意一般时也能卖出约120个肉夹馍。

  “一个月能卖1万多元。确实比很多上班的年轻人赚得多,不过就是辛苦。”老高算了算账,120个肉夹馍能卖480元,100个鸡蛋能卖100元,一个月是17000多元。1天得用20块蜂窝煤,5毛一个;二三十斤肉,十三四元一斤;20斤面粉,一块七八一斤;鸡蛋约5毛一个;香菜价钱不同季节相差大;一个月需支出150元卫生费和摊位费,租住的平房月租1000元。

  两年前,小儿子工作,他每月给孩子的支出少多了。不过,他还会支持儿子还房贷,一个月得还1000多元。不计老俩口的伙食费和其他生活费,老高一个月卖肉夹馍得支出约2550元。这样一算,老高和老伴俩人一个月的收入有14000元左右。

  老两口卖肉夹馍供出了三个大学生。为了给儿子成家,老两口已经在河南老家的一个地级市给儿子买了一套150平米的房子,现在他们正在为儿子攒结婚聘礼。和不少小摊贩对收入讳莫如深不同,老高并不怕晒单。做了25年老手艺赚辛苦钱,他的收入来得很踏实。

  新人小贺

  每月能卖8400元,却刚够养家

  老高并不是一开始就能卖到120个肉夹馍,20多年前刚到十亩园开小吃摊时,他一天也就卖70个。别看老高的小吃摊能赚钱,其实,也有的年轻人仅能赚够生活费。

  小贺在十亩园小区太平街口卖早餐,他卖的品种多,有鸡蛋灌饼、手抓饼、里脊烧饼和豆浆。没有固定的摊位,只能早5点至6点时在街边卖,6点到10点在靠近太平街的小区过道里卖。“大街上肯定生意更好,但是城管不让摆,占小区口的过道倒也可以,不过,也不是很方便,而且路过的人可能看不到。”小贺说,要是能在便民摊点卖,生意肯定会更好。但是摊位太少,一般都是照顾老人、残疾人和下岗职工。

  小贺和媳妇儿也是每天四点多就起床,卖的各种饼在3.5元至5元之间,6点就开始有人买,8点到8点半是高峰,9点之后人就少得多了。10点一过,他就收摊,去菜市场买第二天的食材。除了煮肉外,食材都是现成的,做起来比老高轻松。因为只做早餐,他一天约能卖出60个饼、20杯豆浆。平均算起来,一个月能卖出约8400元。

  和老高不同,现在他养家的压力不小。租住两室的楼房,一个月房租接近两千。四岁的儿子在旁边的幼儿园上学,一个月得花1700元。手抓饼一个成本一块三、铁板里脊饼用的烧饼一个约6毛,肉块8毛一个,鸡蛋一个5毛,每种饼的成本约1.5元到2元,所有饼的成本约3100元。他不用交摊位费或卫生费。这样算下来,小贺夫妻一天工作6个小时,不计伙食费每月能纯赚1600元左右“。刚赚够生活费,不过其他时间很自由。”小贺说。

  游击小哥

  住在港沟,骑40分钟三轮到工业南路卖饼

  小贺和老高在小吃摊主中属于幸运者,他们有相对固定的位置,不用担心城管。更多的小吃摊是骑着三轮车的游击队,这些摊主多集中在公交站牌、小区门口、商业街附近,主要卖早9点之前的早餐和晚10点之后的夜宵。

  在工业南路南北两侧七里河站牌附近,每天五点多,非机动车道和人行道上就会排开五六个小吃摊。三轮车后斗上放着液化气罐或者煤球炉子,操作台上立着各种醒目招牌。近日,记者看到,路北边有两个摊是年轻人开的,一个卖里脊夹烧饼,一个卖手抓饼。早上8点48分,卖里脊夹烧饼的小哥进入最后冲刺阶段。煎里脊、煎鸡蛋、煎烧饼,他的速度比老高和小贺都快,几乎不到两分钟就做好一个。

  他住在港沟,每天得骑40分钟三轮车才能到这里卖饼。“这边9点左右城管就来了,我们就得撤。”他边说边来回张望,一会儿看看对面卖手抓饼的兄弟,一会儿又左右看看有没有城管,做的里脊和烧饼很多都糊了。9点刚过,他匆匆收拾后就骑车往西边去了“。再去下一个地方卖。一个月收入确实不错,但就是怕城管,卖一段时间又要换地方。”这位小哥说。